人與機器人的愛恨情仇——角色定位之戰

雖然最近遊戲界陸續推出了大作,但有一個遊戲,滿吸引我的注意力,觸發了我想要與大家對此課題稍作討論。看了標題,或是就會知道是與機器人有關,不過在此先給大家看看此遊戲前導影片,稍微會有助於後來一起討論的事情。(遊戲名為:Detroit: Become Human)

根據這個遊戲的前導可以看見,在未來人類已經研發出能夠與人有效溝通的人工智慧機器人,且其能夠幫助人類完成很多繁瑣的工作。這些機器人可以當你的保姆、清潔工、警官等等,許多需要付出勞力活的工作,他們都能夠透過使用者的口說語言完成所有的命令。遊戲過程中,主要探討了人和機器人之間的關係是主奴還是同伴、機器人是否也具有自由的權利、機器人是否擁有情緒、情緒是否是人們獨有的認知功能?我會在此篇談談我對『人』與『機』關係的看法,而下一篇才會談機器人與情緒的部分。

人類該給機器人什麼樣的角色定位?

以近幾年不斷量產的機器人,很多都是用來解決一些重複性、精準性或瑣碎之事物,像是掃地機器人、工業機器手臂等,幾乎都可以大大的降低使用者完成該項任務所需要耗費的時間。與此同時,市面上也出現了像是Zenbo、Pepper、Aibo等,視乎也開始可以理解人們的情緒表現、且能夠對此作出相應的回應,讓使用者能夠得到慰藉的感覺,給予一種陪伴的感覺。但是進一步去想像,雖然這些機器人能夠擁有這樣的功能,當然會與所收集到的數據相關,但當人們賦予他們更多,更高層的語言性指令時,它們的運作除了可以運用已知的深度學習和嘗試錯誤學習之外,若還可以自體運用語言來學習,像人類一樣,能夠透過語言線索既能達到指令傳遞之時會是怎樣的狀況。此時,我們會將他視為同類/同伴,還是只是高端的工具呢?

以自體透過語言指令來學習這點來看,當然對人們來說,這是好事,因為能夠因此而得到更多的線索,可以更進一步去透過機器人的思維來推估與了解人們的行為想法,在這些行為下的大腦運作或許就能夠被揭開了。可是對於機器人而言,當他們像笛卡爾一樣,開始去思考,自己因何而存在時,那他們是否可以被當成與人類相似的個體呢?『程式語言告訴我,這不是我的能力範圍』、『程式一旦摧毀,我是否就不能再運作,是不是意味著我的死亡?』等等的問題浮出檯面時,我們會賦予他們什麼樣的身份?是奴隸還是朋友,這就得視乎我們要怎麼去看待成為一個『人』該有的特性。

如果要將機器人視為個體,那他是否需要滿足哪些條件?是需要擁有情緒、相信幻想出來的無形物體(信仰、政治)、語言、人際互動等功能條件嗎?在此提供一個想像,如果我們將機器人當成一個工具,那是否可以說明這個看起來智能相當高的物體,是我們的工作奴隸?那是否會再次發生類似1861年美國的南北戰爭,只是這次的主角從黑人變成了機器人。

這樣的思考當然也是從上述提到的遊戲中所獲得的一些想法與衝擊。

人所擁有的,為何機器人不能享有?

人類與其他物種最大的差別,在於能夠透過語言學習,且擁有最強大的武器——文字。人類除了可以使用口述流傳自己的經歷,同時也能夠將其形狀透過文字或是圖案記錄起來,並且將這些訊息傳遞給其他同族人與下一代,這是目前很難在其他物種中看見的技能之一(Harari & Perkins,2017)。除此之外,還有一樣有別於其他物種的能力,為相信虛無的物體,像是前面提到的信仰與政治。以信仰為例,在遠古時期就有些族群相信萬物皆有靈,乾旱之時必是惹怒了雨神;河水氾濫則是河神被侵犯了等等的事件,並會因此而透過一些儀式來『滿足』或是作出『獻祭』來彌補犯下的過錯。這些行為則是一種證明人們與其他物種間不同之處,即是擁有了信仰,這個虛無、無形的產物。

假設機器人背後的資料庫中,形成了一個意識體,而這個意識體讓所有機器人有了信仰,相信自由意志,有了自體意識的他們,對創造者做出了一些抗議,那時的我們該要以什麼樣的角色去面對這個問題?以遊戲(Detroit: Become Human)為例,當第一個機器人擁有了自由意識時,其他機器人是否也有開始去思考自己是否能夠擁有權力為自己發聲,為自己爭取權利,不再想要奴化自己呢?亦或是想遊戲中的某機器人,因遇到擁有家暴傾向的使用者,為了拯救被家暴者,而做出了反抗的行為,導致了誤殺的情形出現。當下除了想要保護被家暴者,她還擁有了一種害怕的情緒。

steampunk-brain-engine-with-cogs-and-gears_3446-520.jpg

或許這些問題離我們有些遠,但必然的要去面對一個問題,那就是為何我們需要建造機器人,是為了讓生活更加的便利呢?還是我們只是需要一個能夠替我們完成無聊、瑣碎、繁瑣工作的奴隸呢?個人認為這是值得思考的問題,因為我們對機器人的角色定位決定了我們希望他會成為什麼樣的形體,同時也會決定了人與機器人之間關係的形成,是主僕的上下層關係,還是同伴的左右同層關係。以我個人認為,機器人的角色定位必然要是以我們的同伴為原型來打造,讓我們能夠以朋友的心態去建立『人』與『機』關係,或許也會間接解決了孤獨感(Loneliness)這個頭號自殺因素之一。

andy-kelly-402111-unsplash.jpg

後記:

若對於遊戲故事最終的結局,有興趣的大家,可以自行去看,因為遊戲的結局會因為遊戲中的選擇而會有所不同,結局非常多樣,但最和平的結局即是人與機器人得到平等的待遇,『人』『機』關係得到了緩解。

 

參考資料

1)Harari, Y. N., & Perkins, D. (2017). Sapiens: A brief history of humankind. HarperCollins.

2)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a-EObAhYrg

3)圖片來源:https://unsplash.com/

4)圖片來源:https://www.freepik.com/

5)Detroit: Become Human

爲何『我』需要出力?

最近一些事件發生,個人臉書上充斥著同樣的訊息。其中有一個論點蠻奇特,且也算是非常決定性因素的存在。再此文章中,想帶領大家以無法出力與不想出力的角度下,去窺探究竟爲何『我』需要出力?

在心理學中有一種解釋人們爲何無法出力的行爲,稱之爲習得無助感(Learned Helplessness)。習得無助感其實可以解釋成當人們經過一些事件后所學習到的無助感,屬於一種被動式的消極信念。舉例來説,每次考完微積分后,題目總給甲很大的挫折,這份挫折也反應在分數上,對已經重修4次的甲而言,微積分即是危機焚,是自己永遠無法跨過的高墻,因此衹要遇到與微積分相關的事物,甲都會提不起勁。即使甲想要跨越這堵高墻,但因回想過去的種種遭遇,心中的無助感油然而生,促使了甲無法出力完成該事物,進而產生了消極的信念。

thumb (1).jpg

接下來,再介紹大家另一個是人們不想出力的概念。

從影片中,我們可以看到這類現象其實不乏出現在我們的社會中,尤其是在繁忙的都市,身邊的任何與自身無關之人、事、物皆不重要。這類行爲,在心理學上,稱之爲旁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旁觀者效應其實是相當寫實的現象,假設事件發生時,現場的人數越多,得到幫助的機率越小,因爲大家心中都會認爲,總會有人伸出援手,自己盡可能地少介入其中引火上身,出現了責任分散的心態,拯救他的人肯定是其他人,而非自己。

再擧一個例子,假設M囯人在某件國家大事進行時,認爲這件事情無關自身利益,亦或是如上面所提及擁有强烈的習得無助感,認爲其他人會去執行這些事情,而不去參與其中,此時責任自然的分散在他人身上,此種行爲既是旁觀者效應。

若要打破這種迷思或是行爲,其實很簡單,衹要讓他瞭解,甚至是周遭的同儕、好友一同鼓勵,甚至是讓他擁有參與其中的緣由,像是影片中的女性,因看見他人的行爲后,讓自己成爲熱心助人的人,而非冷酷無視他人的人。除此之外,以上述所提及的M囯爲例,習得無助感或許在每一次事件的成果叠加上,一再的打擊人們心中積極的信念,但衹要排除一些非理性的信念,減少旁觀者效應的產生,或許會產生一些不同的局勢與結果。

 

thumb

 

透過認識習得無助感與旁觀者效應后,其實可以試問自己,究竟自己是無法出力還是不想出力?試著讓一些事情推動自己,找出痛點,協同身邊的友人一起消除這些消極的信念吧。

參考資料

1)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SsPfbup0ac

2)Pictures Created by Freepik

 

 

 

母湯哦!別那麼不理性啊!

依過去的刻板印象,常有人會認為,理性思考模式等同於男性,而女性則是象徵著感性的思考模式。簡單來說,即是當在面臨一件帶有情緒性的事件發生時,女性比起男性更能表達出其情感;或是當在思考事件的利弊時,男性會比女性更加理性的分析所有的可能性,同時不牽扯一絲情感在裡頭。但實際上,真的如此嗎?

根據美國心理學與經濟學家Dan Ariely的研究指出,人類不論男女,其實在經濟消費的市場中,都是不理性的,任何人都可能因為當下的情緒、認知與知覺受到一些資訊錯位策略而誤導,產生一種自己會在這場交易中獲得利益的錯覺。此外,Dan Ariely在他的書中《誰說人是理性的》提到,當人們的情緒高漲到一個頂點時,常常會忽略了許多訊息,即是情緒蒙蔽了你的雙眼。舉個例子,當你發現自己怎麼都無法登入演唱會購票系統時,你會感覺到非常的焦慮,然而此時如果購票系統旁有個鏈接,同樣能夠購買票價的時候,你會怎麼做?當然會二話不說的點進去,然後開始進入購票的流程。但是,就在此時,購票的順利程度與喜悅會讓你忽視多種訊息,像是此網站是否為官方售票網站、購票須知的通知、利益權衡的通知,這些訊息很多時候會被我們興奮的大腦所忽視,導致我們做出許多後悔的後續行為。

disappointed-man_2265307

金錢相對性,以及個人的自製力,其實很容易就會受到認知、情緒以及環境的影響,導致我們認知資源短缺或是受到干擾,進而產生錯誤的決策。何為金錢相對性,Dan Ariely在《How we misthink money and how to spend smarter》一書提到,這個概念最深刻的例子就是賭場的籌碼。當我們在賭場中,手中拿著20個塑膠5元美金籌碼的價值,與ATM中100美元相比,這些籌碼並不會讓我們直接聯想到兩者之間是等價的。這不就是我們現代的消費模式嗎?就像在線上電子支付或是信用卡支付中,人們所付出的花費,比起從錢包拿出貨幣來交易時,更加樂意地進行消費,因為使用者並無感受到金錢的流失。另外,作者還有提到自製力的部分,自製力的體現,與認知、注意力的投放有關。當個體很想要某樣事物時,由於注意力都投入在如何取得,而忽略了取得方式與條例。很多時候,人們做出愚蠢或是令人後悔的決策,都與注意力和情緒有關,能夠預防悲劇的發生,自製力的出現就顯得異常重要。但很不幸的是,如果個體並沒有發現自己正處在危機當中時,自製力並不會出來阻止情緒高漲的大腦做出最終的決策。

stop
大腦!你母湯哦!

可能看了以上的例子與解釋,或許大家並沒有太大的感覺,會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大問題,接下來筆者將會以自身深受其害的血淋淋例子,為大家說明人是不理性的這件事。即使筆者懂得情緒如何影響我們的決策,興奮的大腦如何蒙蔽我們的雙眼等等歷程,但仍舊在金錢相對性與個人自製力的謬誤當中,做出了愚蠢的決策。

1
圖 1

前段日子由於筆者想要購買演唱會票,但礙於官網系統塞車,而點開網頁中另外的鏈接時,出現了能夠成功購票的頁面。同時也因為能夠成功購票的興奮情緒,而忽略了其他重要的提醒訊息。在圖1中,可以看到在紅色框框的部分,此網頁非常『貼心』的告訴使用者,還有多少分鐘內要進行結賬,倘若沒有完成後續的動作,你可能會在限定的時間結束後無法取得購票資格。對於購票使用者而言,快速完成所有的購票程序,當然會是首要的任務條件,因此必定會將注意力全然投入其中。但此時,由於時間的壓力,加上只要能夠在限定時間內完成就能夠得到票價的喜悅,模糊了使用者的注意力,讓使用者無法仔細的閱讀交易條例及購票需知的內容。

5
圖 2

除此之外,在同一頁面側邊顯示了消費金額的部分,最終使用者需要付出的價格,會隨著點選的進度,而逐漸增加。接續上面所提到的,使用者必須在限定的時間內完成所有的購票流程,因此在頁面1呈現的價格倘若並非是最終價格,那使用者是否會注意到欄位的金額有所變動?答案很明顯的是,使用者並不會察覺到這個變動,因為認知的壓縮處理,以及興奮的情緒完全主宰了使用者的決策歷程。當人們沒有察覺到異狀時,自製力並不會貿然產生,加上線上電子支付的便利性,加快了使用者產生不理性決策的過程。待一切結束之後,腦內啡消耗殆盡之時,使用者將會開始慢慢地發現各種問題,像是購票網站的可信度、票價的合理性(結賬時突然冒出的零頭)或是購票需知提及無法退票退款的條例,這些在購票時會告知使用者的資訊,突然全部出現在使用者的眼前,貌似在跟使用者說明自己不理性的行為所帶來的『產物』。

希望各位能夠以此為鑑,在進行任何涉及金錢相關的事宜時,先告訴自己兩件事:(1)這件事情合理嗎?(2)先把網頁收起,冷靜半小時後再重新評估及進行所有事項。但以搶票的流程來說,第二點就不符合情境所需,不過若非官方網頁的話,真的需要三思,即使是官方網頁,使用者還是需要小心的處理,避免自己陷入愚蠢的決策歷程。

要知道,當人一旦想要某件事情時,注意力將會縮小,認知資源都會投放在該項事物中,作出錯誤決策的機率也就增加了不少。因此,在做任何消費之前,不要相信自己是理性的,是擁有足夠的資訊去完成所有的事情,你所見到的影像,其實都是業者所設計出來的小心機。作為一個消費者,不一定會理性,但必需保持冷靜,同時抑制自己的情緒,以防情緒主宰自己的腦袋做出了憾事。

筆者與大家共勉之。

參考資料

  1. 丹·艾瑞利. (2014). 誰說人是理性的!. 台北市: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 丹·艾瑞利,傑夫·克萊斯勒. (2018). 金錢心理學. 台北市: 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3. 圖片來源:https://unsplash.com/
  4. 圖片來源:https://www.freepik.com/